灵雀云:理工男想“导演”云计算革命

  6月27日,灵雀云创始人左玥在自己简单的办公室里。

一推开灵雀云大门,地面上零散堆放着各种零食,纸壳箱里喝剩下的矿泉水瓶冒尖儿。创始人左玥的办公室,兼具储藏室和卧室的功能:纸箱、易拉宝,还有一张银灰色宜家沙发床。他亦庄的家太远,工作日基本就睡在这里。

拍摄过程中,左玥连连抱歉,“不好意思,里面太简陋”。这样的环境下,却诞生了世界领先的Docker云平台技术团队,和其他领跑者一同掀起席卷全球的云计算革命。

引领下一代云风潮

灵雀云是一家云计算技术公司,主打产品为灵雀云CaaS服务,依托于底层的IaaS平台,提供一站式Docker解决方案、完整的API支持等。

以上是左玥的解释,习惯于在理工思维里自由驰骋,一句话能吐出三五个专有名词。通俗一些可好?他拧紧眉头拍打自己的太阳穴,呵呵苦笑,“不让我用技术字眼,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。”

简而言之,他所设想和正在建立的未来云平台,不需要程序员团队做底层硬件配置,而能够腾出精力集中在产品开发。其余一键部署,流量大了就自动扩容。是下一代云平台的方向。

到现在,点得出名的科技互联网企业私有云都武装上这种所谓Docker技术,而开放的Docker公有云供应商却还寥寥无几。这一蓝海被灵雀云瞄准。

虽然客户接受新的云平台是需要很漫长的时间,确定足够稳定、安全,各方面服务非常好才肯接受,但客户一旦接受云平台的黏性足够强。

左玥说,客户起初确实不敢利用灵雀云跑生产、开发等重要环节,但还是很乐意放在测试等非核心环节上,等到发现测试效率提高,再迁移到其他环节也很方便。

“IaaS云平台也经历了这个过程,大家原先物理机跑的好好的,不相信公有云虚拟机,后来发现确实提高了效率。”他说,“不过反过来看,黏性大不是坏事,一旦接受就不愿意离开。”

技术男转型“多面手”

2014年,毕业就进入美国微软、干了快8年的左玥终于下定决心,只身回国创业。

在这家技术驱动的公司里面,每一个人都铆足了力气做开发,作为CEO左玥却选择做了一个角色转换。

他现在将精力平均拆分为产品、市场推广、招聘多方面,还要顾及跟客户和投资人打交道。“产品当然是我最想做的也是最擅长的,跟以前经验很接近。最不擅长的是市场推广,看不见对方,感觉有点抓不住。”

最开始一段时间,整个团队都在闷头打磨产品,等抬起头来才发现有些公司的做法完全相反。“产品还没有出来之前就开始大力宣传,掌握了先机。”慢慢的,左玥意识到了宣传的重要性,“我们是工程师出身,这(市场宣传)是一个新活儿。”

现在灵雀云积极打通各种渠道,线上在开发者常逛的开源中国、CDSN社区发布邀请;线下参与各种行业大会、开发者沙龙,参与技术布道。

如何说服客户使用灵雀云,对于左玥同样是新的挑战,“埋头研发是很爽,但只有走出去,跟客户交流信息,才知道要的是什么。”

■ 注释

灵雀云是什么云?

在IaaS云平台,目前的领军企业有亚马逊云、阿里云、腾讯云。IaaS云平台模式要求提前将空闲服务器实现部署好,等候客户团队来使用。这样一来,不必提供真实的机器,而是切分过的虚拟机。

这种技术破除了过去繁琐的步骤,10多分钟、半小时配合好即可上线。不过,左玥等Docker技术的拥趸认为还是不够便捷。

许多企业曾针对这一问题引入一种PaaS云平台技术解决方案,但同时带去了过多的限制,不利于程序员在云上开发。

灵雀云利用Docker技术干的事,基于IaaS、PaaS两个平台之间,兼顾可控性和便捷性。此外,灵雀云可以帮助客户在不同云平台之间迁移。打比方,像是集装箱,把服务封装好,不论放到何处都跑得起来。

■ 创客项目ABC

A.他们是谁?

灵雀云创始人左玥,国际知名的虚拟化和云计算专家。他是美国微软历史上获得最快晋升的华人之一。

B.在做什么?

灵雀云是中国第一家基于容器技术、服务于开发者及企业的云计算平台,全方位支持云端应用创建、编译、集成、部署、运行的每一个环节。

C.投资人怎么说?

他们是这个领域里最好的团队,在做最创新的事。一方面,云雀科技代表着下一代云计算平台技术。另一方面,这个团队具有世界级的技术视野和丰富的工程经验。

——微软创投加速器CTO沈强

■ 对话

这是最初的梦想

新京报:进行这样一次创业,你的目标是什么?算是最初的梦想吗?

左玥:我想把灵雀云做成一家伟大的公司,在世界云计算历史上留下一笔。

冥冥之中好像有安排。从初中开始,我个人就有两个梦想,一是去微软,二是成立像微软一样伟大的公司。所以毕业后就去微软面试,第一个已经实现了,第二个正越走越近。

在微软的多年当中,其实每隔几年就有回国创业的想法迸发,不过时机不成熟。这一次个人准备做够了,云平台革命又是千载难逢的机遇。

新京报:万一失败了呢?

左玥:在微软,我已经是升职最快的中国人,呆了7年多,升了6级。继续待下去前景也很好,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。如果说创业99%会失败,1%会成功。这1%是我看中的成功,就够了。

新京报:你的两段工作经历都与微软相关,有很深厚的感情吧。

左玥:是啊,本来以为缘分到回国为止,没想到又投入了微软创投加速器的怀抱。1月份正是闷头研发的时期,要不是他们反复邀请我们参加路演活动,很多机遇都会错失。现在想还是很感激,我差点没有加入创投加速器,险些做出最蠢的一个决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